傅山在中医药史上的“大师”级地位

 

传世医书有《傅青主女科》、《傅青主男科》、《傅氏幼科》等,对后世有一定影响,特别是《傅青主女科》,更是清代主要传世之妇产科专著。一说《傅青主女科》节自陈士铎《辨证录》等医书,系托名著作。但从其遗墨《医学手稿》,可知即《傅青主女科》“调经”部分。另著有《大小诸症方论》(1673年),据顾炎武序(1673年)称“予友傅青主先生手著女科一卷、《小儿科》一卷、《男科杂症》一卷”,可见以上医书确为傅氏所著。

诗、书、画、医四绝的傅山医学成就最为杰出,自创验方千锤百炼,坐堂问诊明察秋毫,所出方药“增一分则过,减一分则不足”,辨证施治,鞭辟入里,被誉为“医圣”、“仙医”、“神医”,是清朝首屈的医学大家。傅山精通内、外、妇、儿各科,乃中医全才,医学功底超越仲景。他一生医著等身,留下大量经典中医学著作。所著《傅山验方秘方辑》、《大小诸证方针论》、《傅青主幼科》、《傅青主女科》、《傅青主男科》和《青囊秘诀》等医学巨著也是我国中医药的瑰宝。顾炎武《大小诸症方论》序文精准评价:“予友傅青主先生,学问渊博,精实纯萃,而又隐于医。手著《女科》一卷、《小儿科》一卷、《男妇杂症》一卷,翻阅其书,分门别类,无症不备,无方不全。治一病,必发明受病之因;用一药,必指示用药之故。曲折详尽,诚卫生之善道,救死之良方也。”

傅山进驻辅佐大宁堂,立堂训,定规矩。亲自采药,亲自炮制,亲自坐诊,为“大宁堂老字号”传承近400年奠定了坚实的基础,其秘方成药等医学遗产,已成为大宁堂镇堂之宝。 “大宁堂”陈右玄为掌柜,傅山为军师,二人密切合作,打造了大宁堂中医药非遗传世文化,成就了“和合丸”、“二仙丸”、“小儿葫芦散”、“麝香牛黄丸”“固本延龄丸”等一批大宁堂传承四百年的秘方成药,造福世人。

 

明末,作为学生首领为山西提学(现教育厅长)袁继咸进京伸冤,傅山开学生运动之先河;清初,走在反清复明的第一线,蹲大牢绝食九日,不屈不挠,成为保持民族气节的人物典范;从医,“好人害好病,自有好医与好药,高爽者不能治;胡人害胡病,自有胡医与胡药,正经者不能治”之医德,被后人点赞。“神医”傅山,悬壶济世,医病无数,山西各地庙宇林立,百姓拜之,驱病祈福,无不灵验。过去、现在、将来,傅山精神历朝历代,永远惠及人类。

大宁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