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新闻

新闻动态   NEWS 

分类出来
/
/
行业动态
所属分类概要描述: 行业动态
108万非遗“小安宫”麝香牛黄丸火速发往武汉武昌方舱医院
缩略图
小安宫“麝香牛黄丸”列入山西省卫健委《山西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中医药防治方案(试行)》防治推荐用药,用于患者中期、重期治疗使用。  108万非遗“小安宫”麝香牛黄丸火速发往武汉武昌方舱医院  大宁堂拥有的麝香牛黄丸、苏合香丸、安宫牛黄丸、防风通圣丸、藿香正气胶囊,被列入山西防控新冠肺炎推荐用药,这不仅是对中医药地位的肯定,对传统中药疗效的肯定;更是对老字号实力的肯定,对“一代尊师傅山”的再次褒
查看详情
小安宫“麝香牛黄丸”列入山西省卫健委《山西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中医药防治方案(试行)》防治推荐用药,用于患者中期、重期治疗使用。  108万非遗“小安宫”麝香牛黄丸火速发往武汉武昌方舱医院  大宁堂拥有的麝香牛黄丸、苏合香丸、安宫牛黄丸、防风通圣丸、藿香正气胶囊,被列入山西防控新冠肺炎推荐用药,这不仅是对中医药地位的肯定,对传统中药疗效的肯定;更是对老字号实力的肯定,对“一代尊师傅山”的再次褒
山西卫健委:三款中成药被列入防治新型冠状
缩略图
公司向德州市人民医院捐献价值16.8万元药品
缩略图
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的意见
缩略图
习近平对中医药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强调 传承精华守正创新 为建设健康中国贡献力量 李克强作出批示
缩略图
山西中医药大学张院长与太原名医专家在大宁堂参观学习交流
缩略图
6月20日上午,山西中医药大学张院长与太原部分名医专家来大宁堂参观学习。 大宁堂范总给名医专家介绍大宁堂制作工艺与技艺。   在营销中心观看大宁堂企业宣传片。     大宁堂总裁马里贵与张院长和名医专家做交流,探讨傅山文化、中医药文化、如何建立山西省诊所联盟,更好的服务百姓。
查看详情
6月20日上午,山西中医药大学张院长与太原部分名医专家来大宁堂参观学习。 大宁堂范总给名医专家介绍大宁堂制作工艺与技艺。   在营销中心观看大宁堂企业宣传片。     大宁堂总裁马里贵与张院长和名医专家做交流,探讨傅山文化、中医药文化、如何建立山西省诊所联盟,更好的服务百姓。
最高检抗诉最高法,最高法纠错,大宁堂62年终团圆
缩略图
历经400年风雨的大宁堂,在2018年2月1这一天收到最振奋人心的消息。从1956年的公私合营,到1999年的破产重组恢复大宁堂字号被迫改名,到2005年开始马拉松式的诉讼,在到2018的头身团圆,大宁堂人仍坚守传统老药,为了国粹绝不放弃原则,只生产传统验方。   2018年2月1日,收到最高法的判决,判令大宁堂字号归大宁堂药业所有。历时近13年4500天的抗争,大宁堂终于头身团圆。两院暨最高检与最高法,以法律形式确认,大宁堂是一个具有近400年历史商誉的老字号;是一个拥有傅山传统秘方的老字号;是一个具有傅山秘制工艺的老字号。      2005年10月6日,国药控股山西省药材公司向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,诉讼太原大宁堂药业使用“大宁堂”字号侵犯其商标权; 2006年8月1日,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,大宁堂药业胜诉; 2006年8月20日,山西省药材公司向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请上诉; 2007年8月7日,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,改判省药材公司胜诉; 2009年6月26日,大宁堂药业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在审请求; 2010年3月28日,最高人民法院作出裁定驳回大宁堂药业在审请求;  2013年6月14日,山西省人民检察院向最高人民检察院呈递“民事行政提请抗诉报告书”;   2017年3月20日,最高人民检察院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抗诉; 2018年2月1日,收到最高人民法院终审判决,判令撤销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,维持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,大宁堂药业胜诉,“大宁堂”终于头身团圆。
查看详情
历经400年风雨的大宁堂,在2018年2月1这一天收到最振奋人心的消息。从1956年的公私合营,到1999年的破产重组恢复大宁堂字号被迫改名,到2005年开始马拉松式的诉讼,在到2018的头身团圆,大宁堂人仍坚守传统老药,为了国粹绝不放弃原则,只生产传统验方。   2018年2月1日,收到最高法的判决,判令大宁堂字号归大宁堂药业所有。历时近13年4500天的抗争,大宁堂终于头身团圆。两院暨最高检与最高法,以法律形式确认,大宁堂是一个具有近400年历史商誉的老字号;是一个拥有傅山传统秘方的老字号;是一个具有傅山秘制工艺的老字号。      2005年10月6日,国药控股山西省药材公司向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,诉讼太原大宁堂药业使用“大宁堂”字号侵犯其商标权; 2006年8月1日,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,大宁堂药业胜诉; 2006年8月20日,山西省药材公司向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请上诉; 2007年8月7日,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,改判省药材公司胜诉; 2009年6月26日,大宁堂药业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在审请求; 2010年3月28日,最高人民法院作出裁定驳回大宁堂药业在审请求;  2013年6月14日,山西省人民检察院向最高人民检察院呈递“民事行政提请抗诉报告书”;   2017年3月20日,最高人民检察院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抗诉; 2018年2月1日,收到最高人民法院终审判决,判令撤销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,维持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,大宁堂药业胜诉,“大宁堂”终于头身团圆。
上一页
1

© 2019 太原大宁堂药业有限公司   All Rights Reserved.
 
晋ICP备88349348号   网站建设: 中企动力太原